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宁静致远

独享一份宁静,独守一份执着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·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  

2016-12-23 17:01:37|  分类: 书法名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宋拓澄清堂帖·卷二
 

渤海渔夫整理

  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·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 - 马踏飞燕 - 经典书画馆     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·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 - 马踏飞燕 - 经典书画馆


 
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路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
    北京故宫藏《宋拓澄清堂帖·卷二》(邢侗旧藏本)

 

    《澄清堂帖》是一部南宋人排辑卷数、汇次上石的丛帖,不知刻于何地,卷次不詳,亦未見全本存世。此帖刊刻之初声明不显,南宋直至明代中期有关论述刻帖的著录中均未提到,直到明后期才显现于世,逐渐为学者认知,多有评论此帖气骨甚清,生动之致,异于常刻。此帖为故宫博物院现存邢侗旧藏《澄清堂帖》三册,宋拓残本。这三册宋拓《澄清堂帖》自被邢侗收藏后,彰显于世,为历代鉴定家看重,因此帖后题跋、观款甚多。

 

    邢侗(1551-1612),字子愿,号知吾,自号啖面生、方山道民,晚号来禽济源山主,世尊称来禽夫子。临邑县(今山东)人。明万历二年进士,官至陕西太仆寺少卿。善画,能诗文,工书,书法为海内外所珍视。与董其昌、米万钟、张瑞图并称“晚明四大家”。
    邢侗博采众长,遍临魏、唐、宋诸大家,其临池之美,以钟、索、二王为主,尤好右军书,而得右军神髓。他自己说:“与右军书坐卧几三十年,始克入化。”明周之士《游鹤堂墨薮》说:“近代邢子愿书,精研二王,笔法恒仿佛《十七贴》笔意;即其卷素所书,迹多述王帖,可谓极意临摹者矣。宋、齐而下,书法衰飒,魏晋风轨扫地者,已非旦夕之故,乃公(侗)独裒然辟除陋习,追迹逸少,无论其精旨谓何,即其矢志,则已超人一等矣。”      邢侗行草、篆隶,各臻其妙,而以行草见长;晚年尤精章草。当时与董其昌并称“南董北邢”,又与米万钟,张瑞图并称“邢张米董”。传世书迹有《临王羲之帖》、《论书册》、《古诗卷》、《临晋人帖》等。除故宫博物院外,今伦敦博物馆,日本、东南亚诸国皆存其书迹。
    邢侗的书法成就,为社会所公认。特别其行书为海内外所诊。万历令内竖以邢侗字扇进览,为击节称赏,命女史学其书,遂置以图记。邢司马玠至高丽,有李状元妻,托致书子愿,愿为弟子,自恨身为女子,不能入中国。朱宗伯出使,从人适携邢书二幅,购之黄金同价。琉球使者入贡,愿多住些天,买到邢书才去。今伦敦博物馆,日本、东南亚诸国皆存其迹。除故宫博物院外,上海、长春、四川、湖北等博物馆皆有存迹;台湾博物馆存其书作六帧,存其妹慈静《莲瓣观音图》一帧。可惜在他的故乡临邑,历经风雨、兵燹,邢侗纪念馆仅存其墨迹中堂一幅。  
    邢侗晚岁写出自己特色之作,多为信札,流传不广,故社会影响不大;加之身处穷乡僻壤,又不多同外界接触,故其影响远不如其他书家。然明四家“邢、张、米、董”,从书艺气象上看,其他三家皆不逮也。清道光临邑县令、闽南莫树椿为“来禽馆”撰邢侗在晚明书法家中,是个独特的类型,因为其对书法的见解和坚持的路子不同。然而他取得了成功。世评为:宗法二王,深得右军神髓;兼功诸体,以行草见长。
    邢侗的学书历程可分三个时期。第一个时期,据他自述,7岁能作擘窠书,13岁作雅宜(王宠)楷书,也学赵孟頫。对赵书是有保留的,他是避其短而取其长,着眼其“正行功力,极尽无加”上。只在行楷上打下基础,还是池水未墨时期。第二个时期,各流派、各字体兼收并蓄,虞世南、褚遂良、米芾、怀素多方吸收,并转而以二王为主攻对象。随着进学入京,广交天下,眼界大阔,为御史;按三吴,得《澄清堂帖》和《十七帖》硬黄珍本。辞官后勒石来禽馆,复先后刻王书六种,临习不辍。在临习王书中,发现右军草书是由章草过来,于是他多方搜罗章书,并上石《出师颂》。对此帖的跋中说:“章法余自饶为之,但无百日功耳。明春欲移居西斋,发一勇猛志,当令柳叶画墨也。”足见他于章书是下了一番苦功的。上海博物馆存其章草书拓片,见其功深。他自己说:“于右军书,坐卧几三十年,始克入化。”四川博物馆所藏临王四轴,相当这个时期之作;邢侗纪念馆存《行书刻石》二十二大字,字大约12厘米,行笔痛快淋漓,转折圆浑雄健,也是这时期的代表作。
    第三个时期,是在他晚末数年,所谓“晚造元微,老笔纷披,物我两忘,奕奕自造”时期。《东阿尊师于文定公碑》为代表。另,所留多信札,邑人兵部王洽所刻《瑞露馆》帖,存其风貌。手札墨迹,有给友人赵梦白书札四十通,与王洽所刻为同一时期所书,现由长春博物馆收藏。王洽在跋语中说;“先生壮岁临二王,肖其形神,海内传之;末年取精愈多,运笔愈化,而无意中天趣淋漓,满楮生动,人巧天工,可谓各臻其至,亦各极其趣者也
    邢侗的书艺成就,一时为海内外注目,上自君主(皇上令内竖以邢侗字扇进览,为击节称赏),远至四夷,购得尺幅,宝为九鼎。朱宗伯出使朝鲜,适携邢书二幅,购之以黄金同价;琉球使者入贡,愿少留,买邢书去。邢侗花了几十年工夫,力攻书法,其立意就不凡:正如在文学上他提倡“文必西汉,诗必盛唐,力主复古,是为了挽救当时“台阁体”的颓风;书法上他坚持二王也有针对性,正如周之士在《游鹤堂墨薮》中所说:“宋齐而下,书法衰飒,晋魏风骨扫地者已非旦夕之故,乃公(邢侗)独裒然辟除陋习,追迹逸少,无论其精旨谓何,即其矢志,则已超人一等矣。”邢侗毕生临王书,刻王帖,在净化和精化王书上作出了突出贡献。
    邢侗在弘扬王书上最突出的贡献,是他惨淡经营,亲自遴选、钩摹,又请苏州名手吴应祈父子精刻,集刻了《来禽馆帖》。自万历二十年至二十八年,刻了七个分帖:《唐人双钩十七帖》、《澄清堂帖》、《兰亭序》三本(定武本、褚河南本和赵孟頫临本)、《黄庭经》、《出师颂》,至万历三十八年又续刻了他手临细楷《西园雅集图记》,成为传世著名丛帖之一。尤其《十七帖》和《澄清堂帖》声价尤高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